开放特斯拉软件,马斯克再次搅动行业

在推进新技术的落地策略上,马斯克一直走在悬崖边缘。

“我们对软件授权所持对外开放态度。”特斯拉(TSLA.US)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近日回应,未来Autopilot可以进行有限度的授权。

马斯克的此番表态,正值传统汽车巨头在软件及自动驾驶开发领域奋起直追。奥迪新任首席执行官马库斯 杜斯曼(Markus Duesmann)最近回应,他坚信特斯拉在业内还有两年的领先时间。

“特斯拉的汽车是围绕电池修建的。特斯拉在计算出来和软件架构方面领先两年,在自动驾驶方面也是如此。”

在软件方面,奥迪的母公司大众集团在其首款显电动车ID3软件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并否认特斯拉在这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为了缩小差距,杜斯曼在奥迪内部成立了一个新团队,“快速而不官僚主义地为奥迪创立一种开创性的研发模式。”

杜斯曼希望避免传统汽车行业繁琐的常规流程,而是以一种更像特斯拉那样的初创方式迅速行动。这个取名为Artemis的新项目将开发“一款高效智能电动汽车,最早将于2024年亮相。”

01 一直走在悬崖边缘

特斯拉迅速崛起为全球市值最低的汽车制造商,这标志着全球汽车行业新时代的开始。这个新时代的标志是,对软件的积极态度正在代替传统的机械制造。

从2009年开始,梅赛德斯-飞驰的母公司戴姆勒的高管们就紧密关注着特斯拉和马斯克是如何采用一种新方法生产汽车,挑战现有体系。

戴姆勒以134年前发明者现代汽车的人的名字命名。2009年5月,戴姆勒收购了特斯拉近10%的股份,为这家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提供了5000万美元的救命资金。

这笔投资让梅赛德斯的工程师们从内部了解到,马斯克是如何愿意推出并不极致的技术,然后不断升级,用于类似于智能手机的无线更新,几乎不考虑到早期的盈利能力。

梅赛德斯的工程师协助特斯拉开发了Model S豪华轿车,以换取特斯拉部分手工组装的电池组,但2014年,由于猜测特斯拉的方式能否大规模工业化,戴姆勒要求出售所持股份。

此后,特斯拉之后在软件开发和电子架构设计方面持续创新,使其需要比竞争对手更快地引入新技术,从而在终端消费者市场构成自身巨大的品牌差异化。

知情人士表示,一段时间的合作关系(戴姆勒和特斯拉)突显了新旧工程文化的碰撞:德国人痴迷于长期安全和控制,这有利于稳定发展;而特斯拉使用保守思维和快速创意的试验性方法。

参予合作的一名前奔驰工程师回应:“就推进一些新技术落地策略上而言,马斯克一直回头在悬崖边缘。”

然而,投资者更注目特斯拉的模式,因为这个行业正在经历根本性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尽管都确切未来新势力和传统势力在电动汽车上一定会有一场惨重的竞争。

如今,特斯拉的市值多达3000亿美元,是戴姆勒市值的六倍多,也已经超过大众和丰田位居全球首位。不过,特斯拉的实际销量还远远领先于传统巨头。

马斯克对创意的持续聚焦,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特斯拉为什么会在短短十几年时间颠覆传统的汽车行业格局。

02 丰田:软件、硬件两手抓

投资者正押注于特斯拉不断扩大生产规模的能力,就像他们曾经支持丰田汽车(TM.US)那样。丰田汽车凭借其高效、高质量的精益生产,定义了汽车业的上一个时代。

丰田汽车的市值在1996年就多达了前行业领头羊通用汽车,不过直到2008年它的汽车销量才超过通用汽车。

特斯拉的速度给丰田留给了深刻印象,但综合考虑了丰田的产品质量和耐用性标准后,丰田最终要求,特斯拉的方法不合适主流制造商的大规模生产。

如今,像丰田这样的老牌汽车制造商也正在追赶特斯拉,设计自己的软件操作系统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快速落地。

继正式成立软件开发独立国家部门的大众之后,丰田汽车在昨天忽然宣告正式成立一家新的控股子公司,专注于开发自动驾驶、新的汽车操作系统以及高清地图等软件业务。

丰田这个名为Woven Planet Holdings的实体将管理另外两家子公司――Woven Core Inc.和Woven Alpha Inc.。前者将专注于自动驾驶(整合此前丰田研发自动驾驶的TRI-AD),后者将在相连、车载软件和高清地图等领域开创业务。

按照计划,新公司将于明年1月开始运营。目前兼任TRI-AD首席执行官的詹姆斯 库夫纳(James Kuffner)将领导这三家公司,总部将设于TRI-AD目前坐落于东京市中心的办公地点。

库夫纳在今年6月被任命为丰田汽车董事会成员,凸显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转入软件行业的战略优先级考虑。Kuffner此前在谷歌从事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于2016年加入丰田。

库夫纳表示,丰田作出这一战略部署的目标是在获取可靠、强壮的软件方面做与获取耐用、高质量汽车同样强大。

Arene,将是新公司推出的全新开放式汽车操作系统,面向未来“可编程汽车”。此外,新的公司还将在地图平台上与合作伙伴合作,这是一个对外开放的软件系统,允许创建自动驾驶所需的高精度地图。

Woven Core将之后研发自动驾驶技术,比如今年晚些时候在全新改款的雷克萨斯LS轿车上首次发售的Teammate system,这是一个基于激光雷达的L2+级自动辅助驾驶员,可以自动改变车道,并在高速公路上进行超车。

TRI-AD成立于2018年,是丰田与电装、爱信共同出资28亿美元正式成立的合资公司。丰田公司持有90%的股份。目前TRI-AD有约560名员工。

丰田当时的目标,就是保证其撰写自动驾驶汽车软件的系统与生产汽车的工厂一样高效。“我们的支出不仅翻了一番,而且刷了四番。我们有近40亿美元的资金,让丰田真正沦为一家在软件方面世界一流的新型移动公司。”

丰田把软件开发流程与精益生产系统展开了比较,后者通过严把装配线高拒绝,而不是忽视以后需要修缮的缺失,从而构建了行业领先的质量和效率。但软件开发,需要另一种思维。

丰田回应,新的正式成立的公司初期目标是1,000人。同时,还将继续扩充更多的员工,但尚未给出新的数字。目前,新公司的股权结构尚未确认。

特斯拉的电动汽车、网络性、自动驾驶能力,背后推动汽车行业变革,正是其对于软件开发的推崇,这家公司与传统汽车制造商仅次于的区别之一就是软件团队人数远超过传统硬件研发人数。

而软件成本在系统整体占比的下降,也让更多的汽车制造商选择转型。与此同时,巨头们期望通过软件和硬件的融合,能够建构出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03 买软件的特斯拉

软件的巨额投入,是否不足以带来相当可观的盈利?是过去几年传统汽车巨头质疑的因素之一。如今,特斯拉得出了真实的数据承托。

特斯拉通过销售仅有自动驾驶(FSD)软件升级包,在2019年构建了14亿美元的软件收益。这些收入为2019年特斯拉汽车毛利率的21%贡献了约4个百分点。

毫不滑稽地说道,如果不考虑到软件销售,特斯拉在过去几个季度不太可能实现盈利。

一些机构公布的分析数据显示,2019年特斯拉交付了约36.8万辆汽车,大约57%的客户自由选择了全自动驾驶软件包,这相当于售出了约20.9万套。

假设软件升级的平均售价为6500美元,那么到2019年,软件收益将达到约14亿美元。

假设软件业务的毛利率约为80%,那么到2019年软件业务的毛利率将超过11亿美元。软件公司的毛利率通常为70%左右,但分析师认为特斯拉的毛利率要高一些。

接下来,随着特斯拉交付量的持续上升,Model Y等新车的量产规模不断扩大,软件销售也将快速增长。

此外,自动驾驶系统的能力正在提升,这可能会提高配售率。同时,特斯拉也一直在稳步提高软件的价格。自7月1日起,FSD价格从7,000美元升至8,000美元,随着功能的增加,价格还不会继续小幅下跌。

同时,今年初,特斯拉宣告正在考虑到将其全自动驾驶软件作为月度订阅者服务获取,此举可能会增加该公司的经常性收入,同时有可能之后提高软件包的配售亲率。

而最关键的软件价值,则来自于OTA。到目前为止,特斯拉的OTA软件更新无论是更新频率还是功能迭代速度,都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家还清允诺的公司。

以最畅销的Model 3为例,数据显示特斯拉平均每7.3天更新一次汽车软件。除了免费的OTA升级,特斯拉还开始探寻固件升级,可以通过其移动应用购买。

比如,特斯拉推出了加速升级,价格为2000美元,将Model 3双发动机0-60英里/小时的时间从4.4秒提升到3.9秒。

这些差异化,必要带给了特斯拉销量的持续上升和业绩的抗经济周期能力。

上周,特斯拉发布了其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务业绩,并在全球疫情大风行带来的困难情况下实现了盈利,这一业绩超出了预期。

在特斯拉发布业绩的同时,由于第二季度销量下跌,几乎所有其他汽车制造商都出现了亏损和销量下降。

为此,大众集团CEO赫伯特 迪斯(Herbert Diess)甚至公开在领英上发表了对特斯拉的赞美之词。“特斯拉将在5到10年内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如今,大众集团正在内部实行“特斯拉追赶计划”,以增大与特斯拉在软件方面的差距。(本文来源:高工智能汽车)


燕郊限购 燕郊房产 燕郊二手房信息 燕郊学区房 燕郊新开楼盘 燕郊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