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2015日内瓦车展:访戴姆勒蔡澈博士

  [人物访谈] 在2015年的日内瓦展上,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兼任梅赛德斯-奔驰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博士(Dr.DieterZetsche)接受了的采访,针对戴姆勒在中国市场的规划、经销商的利益、工业4.0等话题进行了解答及观点阐释,以下为采访国史:


  问: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您本人对梅赛德斯-AMGC63这个的驾驶感觉如何?与竞争对手的产品比较,您觉得优势和劣势在哪儿?第二个问题,飞驰目前计划2020年多达奥迪、宝马,现在是否有新的战略和新的规划?
   
问:首先,梅赛德斯-AMGC63这个型,拥有基本款C级的所有优势,质量非常出众,在客户眼中它具备独一无二的性价比,它的各种驾驶系统和辅助系统多达任何其它厂商的竞争对手。另外,这款在性能方面有相当大的加强,它的极佳性能可以在赛道上得到很好的体现,这一点相对于直接竞争对手,具有非常强劲的竞争力。同时,它在日常生活驾驶中,也是性能非常好的一款。
  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计划在2020年前在全球市场上销量超过宝马和奥迪。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在中国市场上缩小与宝马和奥迪的差距。我们的目标是为客户获取最差的产品,这就需要我们在全球和中国都作好战略和产品的部署,为客户带来最佳体验,从而最终实现我们的目标。

  问:到明年,您上任就整整十年了。您在这个任期内经历的波折比较多,目前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答:奔驰最宝贵的资产就是我们的品牌,我们必须不断地增强它的价值,确保三叉星徽沦为最棒的品牌。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很成功的经验,我们也不会之后努力。

  问:我对今天亮相的C350e非常感兴趣,我想问一下它什么时候在全球上市,什么时候在中国上市?什么时候在中国国产?宝马已经在中国推出了530Le,按我的预期飞驰可能会发售同级别的E级,那么为什么发售了C350e?这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
   
问:首先对于C级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我们准备今年开始在欧洲市场销售。中国有一个新的出台的规定,对这个类型的型显电力驱动行经超过50公里可以享受一系列国政策。另外中国关于怎么测量这类型油耗的规定,相对于其他市场是有些区别的。这两条规定将不会影响我们最后在中国上市时间的决定。您刚才说得很对,我们计划推出新一代的E级,首先在欧洲市场,2016年将会在中国市场发售,并且在这个基础上发售插电式混合动力版本,当然这个版本的会符合我刚才说道的两条规定。我们准备在2017年前一共发售10款插电式混合动力型,意味著几乎所有的系都会推出插电式混合动力版本。

  问:工业4.0的概念是由德国明确提出的,奔驰如何理解工业4.0这个概念,会怎样实现?
  问:说起工业4.0,我觉得很多机会在于技术和产品可以进行进一步的融合,得益于网络化和数字化的趋势,尤其是来自于美国西海岸的一些新的技术,给了我们很多新的机会,我们可以实现辆网络和自动驾驶。在生产方面,我们也可以充分利用新的技术,把硬件和软件更好地融合起来。工业4.0作为一个很热门的词汇,有可能意味着一定的风险,可能被过度炒作,但是我不坚称它代表着很多潜在的机会。虽然不会一下掀起革命性的新事件,但是在生产领域能给我们提供很多新的途径,让各个生产领域间可以开始互动起来,更好地进行协商。在生产的过程中,自动化程度会因此再次发生太大变化,因为自动化的程度已经相当低,但是在生产工序方面不会显得更加可信,物流方面也不会获得进一步的优化。

  问:中国市场的整体增速正在放缓,豪华市场也会受到适当的影响,对于飞驰的经销商,尤其是新的经销商来说,他们存活和运营的健康状况会受到相当大的挑战。这种低速的增长在欧洲以及其它成熟期市场是一种常态化的状况,您怎么样评价奔驰中国经销商的健康状况?与其它市场的经销商相比,情况如何?另外飞驰对于未来中国经销商运营方面有什么样的希望和建议?
  问:首先,这段时间飞驰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大有目共睹,特别是相对于我们的必要竞争对手,我们保持了相当的增长速度水平,从而使得我们的经销商都构建了快速增长。第二,随着保有量在不断的不断扩大,售后服务是我们经销商未来很最重要的潜在的收益来源。第三,看一下交易价格的走势,大会发现这半年来奔驰维持得比较稳定,没有牺牲经销商盈利进行大幅打折扣和加价的现象。我们需要确保经销商有一定的盈利空间。怎么做这一点?首先是给他们提供最差的产品,并且要保证最好的客服水准,特别是售后服务,这将不会是保持经销商市场地位的最重要基础,对于我们未来的发展也是很关键的因素。我想对我们的经销商说,我们的成功离不开经销商的顺利。 

  问:刚才您讲到,在过去这半年里,奔驰在中国的价格相对比较稳定,我们也看见飞驰在新的上市型的定价上是相对比较理性的,比如全新梅赛德斯-迈巴赫S4004MATIC,价格是143.8万,这是不是意味著飞驰在未来的定价策略上会更趋于合理,适当地降低品牌溢价?
  问:我们的目标是保持奔驰世界上最差的、最有价值的品牌的方位,而最差的品牌,当然不会有一定的溢价,相等于我们的必要竞争对手也会稍微有所溢价,不仅仅在中国市场,在全球各个市场都是如此。当然溢价辅的是品牌价值、产品体验等。目前我们在逐步重新建立的品牌,还包括销售网络,还有很多很好的产品系列,很多非常适合中国市场的产品。

  问:前几天我们参观了飞驰博物馆,我们很多人是第一次来到奔驰博物馆,也切身深感了奔驰几乎不同的品牌文化,比如129年的悠久历史。我们中很多人都是飞驰的主,甚至有些人可以说是珍藏级别的主,奔驰在媒体人中非常受欢迎。我想问在您的眼里,奔驰应该面临什么样的消费群体,具备什么样气质的人会选择奔驰?在中国,您希望把飞驰卖给什么样的人?
  问:首先谢谢你们出售我们的,我很高兴。第二,我也很高兴听见你们去过奔驰博物馆,飞驰的历史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其它的厂无法比拟的,这是飞驰的主要特点一。我们是发明者,而且为了在中国市场进一步普及飞驰的历史知识,我们也有计划在北京建立一个相当大的奔驰博物馆。当然说到消费群体,我们并不面向具体的一种人、一种客户或者一种市场需求,我们的客户是多元化的,我可以说道大部分的奔驰主都是比较顺利的人士,他们很注重的品质、可靠性,也是很负责任的人。我不敢说对中国客户的相同形象是怎么样的,我们在中国也有很多不同类型的消费群体,相对而言中国消费者比世界其它地区消费者更年轻一些,比如大概35%的S级销往中国内地,其中有10%的主是第一次卖,这是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没的一个现象。在世界范围内,我们一方面要保持原有的,年纪成熟期的客户群体,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不断扩大客户群体,吸引更多年长客户和女性客户来重新加入飞驰主的团队。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推出了很多很有吸引力的紧凑型,从设计方面更新鲜、更酷、更前沿。另外,我们要进一步巩固传统带来我们的优势,在顶尖领域保持我们的定位,这就包括刚才在台上看到的那一款梅赛德斯-迈巴赫。

  问:飞驰推出了很多显电动辆、燃料电池技术量产型或涉及概念产品,未来奔驰在打算推出挂电式混合动力新型的同时,在纯电动和燃料电池型下有什么新的计划或目标吗?
  答:奔驰在全球范围内目前有三款纯电动型在销售,在中国市场还有一款型,就是我们和比亚迪共同开发的腾势,我们也很寄予厚望它的市场前景。对于燃料电池型,我们现在的计划是2017年到2018年左右就开始构建量产,前一代燃料电池辆已经销售了200辆,目前比较大的挑战就是经销网络和所必须的一些基础设施怎样建立起来。所以我们也很青睐竞争对手发售一些燃料电池型,这将有助于相关设施在各地的发展,尽快促进市场的成熟。

  问:刚才您提到小型的战略,我在展台上smartfortwo和smartforfour,感觉比上一代要提升很多,想问一下新一代smart什么时候在中国上市?不会制订什么样的销售策略?
  答:大概不会在今年第三季度在中国开始销售新一代smartfortwo。smart在中国整体的展现出让我们深感比较满意,中国已经沦为smart在全世界的第三大市场。smart是一种适合城市的,中国的大城市很多,所以这是一种比较自然的匹配,而且我们不会在世界各国选择一批“smart城市”,当然也有一些中国城市在里面,我们会有针对性地制定一些明确的计划,吸引更多的客户来购买smart。我们在这方面还是比较顺利的,在选定的城市的增长也比较令人满意。有了新一代smart以后,我们会多减少一些中国城市作为smart城市。你刚才说的到底,新一代smart相对于这一代smart有很多的提高和优势,我们实在在中国的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

  问:奔驰去年在中国市场推出了保值租购金融方案,过去一年增长量将近三倍,在中国市场的反响非常好,蔡澈先生在不久前也提及金融市场会是2015年重要的利润增长点,对于中国市场特别突出金融市场的展现出,飞驰会不会在金融方面针对中国市场有更大的投入和新的规划?
  问:金融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厂商取决于自己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一,在中国也是这样的。我们在中国发售了很多比较创新、比较灵活的金融方案,给了客户很多的自由选择。我们2014年底宣告在中国内地市场金融公司的股本进一步扩大,以便能够按照中国现行规定提升它的业务总量,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宣告了快速增长目标,特别是在普及率方面,我们的目标是比较远大的,我指出金融业务的快速增长不会比辆销售的快速增长更快,所以我们指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金融服务的快速增长空间还是相当大的。(图片/编辑时睦华)

  涉及阅读:
  仅次于的来了实拍迈巴赫S600Pullman
  //www.autohome.com.cn/advice/201503/863408.html


杭州世茂智慧之门 世茂苏沪区域公司 杭州世茂智慧之门 杭州世茂智慧之门 杭州世茂智慧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