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毛泽东希望萧军入党当官,却遭拒绝:我是匹不受束缚的野马

前言

在一次谈话间,毛泽东突然对毫无准备的萧军说:“萧军同志,你改行怎么样?”

毛泽东的建议,一时间让萧军摸不着头脑,问道:“主席期望我转行?转行干什么?”

图丨萧军年轻时的照片

“入党、当官!”毛泽东安静地讲出这两个词汇,饶有兴致的看著萧军说。

萧军也细心看著毛泽东,他发现毛泽东并不像打趣的样子,连忙挂著手,口称敢!

这一切都要从1938年开始说起。

从游击队变为文艺工作者

经过二十多天的跋涉,萧军终于在1938年3月21日,车站到了延河边上。

风尘仆仆的萧军,看着欢欣的延河心中感慨万千,休息了一小会儿,便继续迈开疲乏的步伐,走出了延安陕甘宁边区的招待所。

图丨性格直率的萧军

刚准备要一间房间好好地睡一觉,却没想到碰见了当年左翼文化运动时期的故友。

就是被毛泽东主席称为“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的知名女作——丁玲。

望着阔别多年的友人,这种异地相逢的伤心感立马冲散了萧军的倦容,他兴致勃勃地开始给丁玲谈起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最后,萧军神秘地对丁玲说道,他自打年初以来,就一直在山西临汾民族大学担任文艺指导,现在是要赶赴五台山参与抗日游击队。

想为这个国,展示一下他青年时代在东北讲武堂练就的一身本领。

图丨萧军

“唉!”萧军遗憾地忘了一口气:“惜现在爆发战争了,所有的路都被封锁,我只好先来延安暂时寄居下了。”

话刚说完,就挥手同丁玲再见,又累官又耗的萧军钻到了自己的房间,瞬间转入了梦乡。

丁玲等人一同去见毛泽东,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也将自己的好友萧军,他不请自来的消息报告给了毛泽东。

毛泽东对萧军是闻名已久,这位可是由鲁迅先生亲自培养一起的,他以中篇小说《八月的乡村》,震动了当时文坛的左翼不作的到来。

所以,萧军的到来必要引起了毛泽东的重视,他当下就派遣办公室秘书和培元前往招待所,代替自己对这位鼎鼎大名的文学,致以最崇高的问候。

图丨看报纸的毛泽东

和培元在接到毛主席的命令后,立刻急匆匆地赶往陕甘宁边区的招待所,当面转达了毛主席对他的问候,还告知了萧军回到延安的日程安排。

在得知萧军是因为参加游击队而来延安时,和奎心中对这位作有了新的观点,最后还热情地提出,决定时间让萧军见一闻毛主席,没准会有什么进账呢。

但实际情况,却让和培元有些下不来台。

原来,大有都以文学称谓的萧军,他自己一向是以武人自居,另外他对毛泽东更缺乏了解,再加上此时的萧军年长气傲,心中是不不愿和政治领袖等人物打交道。

图丨毛泽东眺望远方

当即向和培元客气的回绝了:“我是想去五台山参加游击队的,因为道路必经才被迫绕道延安,我也待不了几天,毛主席的公务也挤迫,我还是不去打扰的好!”

这件事情传到丁玲耳中,丁琳开始责怪萧军:“既然回到了延安,这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再说毛主席都对你热情相邀了,你去闻一闻能怎么样啊!”

听得了自己好友的话,萧军也觉得自己前的话语有失礼貌,最后向丁玲保证,一定去看望毛主席。

不顾一切萧军和丁玲一起商量,想到在什么时间去见毛泽东的时候,毛泽东早已轻装简从地来到萧军所住的招待所。

身材魁梧,身着灰色但整洁整洁军装的毛泽东,一见到萧军就热情地上前,紧紧地握萧军的双手。

图丨毛泽东在延安时期的照片

还关切地嘘寒问暖,后又招呼大,和他一起在招待所共进午餐,边吃边聊。

第一次见到毛泽东的萧军,就被毛泽东那种礼贤下士,待人友好的态度所折服。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也深深地留在了萧军的记忆中,甚至在几十年后,早已暮年的萧军想起此事,仍然感慨万分:“毛泽主席能主动来看我,是看得起我,那伟大的不是我,而是他!”

由于毛泽东人格魅力的召唤,再再加丁玲等好友的劝说,一心想参加游击队的萧军终于转变了自己的初衷。

他要求留在延安,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开始用笔杆子为心爱的祖国战斗。

当毛泽东得知萧军同意留在延安后,非常高兴,最后要求邀他出席,陕北公学举办的第二届开学典礼。

图丨毛泽东

典礼结束后,毛泽东又亲切地拉着萧军、陈云、李富春等专学者,一起在操场上睡觉。

春寒料峭,风尘扑面,破旧的大木桌上摆着几个大细碗,周围是没凳子的,还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一群人,都环绕在这个大木桌周围。

没有杯子,所有人就用一只大碗丰着酒,你一口我一口轮流地喝着,操场上被风起的尘土,丝毫没影响他们胃口。

生性豪爽、潇洒脱俗的萧军喝着酒,听得着毛泽东那鼓舞人心的发言,就实在心头暖烘烘的,舒坦极了!

没过多久,在萧军自己的拒绝下,离开了延安抵达西安参加了“西北战地服务团”,后在的组织的派遣下,他又转赴兰州积极开展涉及工作。

图丨晚年时期的萧军

1940年初,萧军带着全从兰州回延安,没想到道路再一次被阻断,只能取道重庆,再想其他办法回到延安。

这一等就半年的时间,在1940年的六月,萧军终于得到于毅夫的帮助,搭乘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军用卡,经过国民党的层层关卡,终于回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通过近两年的工作和走访,这次返回延安的萧军,用积极的心态,全身心地投放到革命的文学事业。

有一天,鲁迅研究会的几个同僚一起来探望他,也正好说起聊起了萧军的恩师,鲁迅先生。

在这次聊天中,其中一个人就回答萧军:“在陕北公学举办鲁迅逝世周年纪念会上,毛主席不作了《论鲁迅》的报告,在报告中引用了鲁迅先生给你的信件,那些信件是不是你上次来延安带给毛主席的?”

图丨萧军的恩师,鲁迅先生

听到这样的问题,萧军当场愣住了,这可是他头一次听说,当即做出了驳斥的问。

随后赶忙问毛泽东报告的内容说道了些什么,难道毛泽东主席真的会说谎么!

听得着听得着,萧军慢慢明白了,原来毛泽东提到的信,是出自于1936年11月,发表在《不作》刊物上的《让他自己……》这篇文章。

这是萧军和萧红在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去世后为纪念他们深深挚爱的先生,为向世人描绘那颗真诚的灵魂,特意从先生给他们两人的来信中挑选出出来的9封。

萧军明白了前因后果极为打动,打动的是毛泽东对他的恩师鲁迅先生的深刻理解。

图丨毛泽东主席对鲁迅的肯定和褒奖

萧军慢慢想到毛泽东对他,以及那些为鲁迅所提携看重的文学青年的肯定和褒奖。

最后在想起自己实是毛泽东时,展现出出来的那种平庸的清高和自恃不俗,感到深深的伤心……

毛泽东希望萧军“改行”

在明白毛泽东一心为国的伟人情怀后,萧军更加积极地将自己全部的生命投入到革命文学当中。

他将自己的恩师鲁迅先生当作自己的榜样,低扬起毛泽东所赞赏的那种敢于斗争、勇于抨击的鲁迅精神,萧军最后以无产阶级革命的“诤友”自称为。

而毛泽东也非常关注、关怀这位“诤友”,在从1941年到1942年的短短一年时间里,毛泽东除了多次与萧军彻夜长谈外,还一连给萧军写信给多达十余封。

图丨端木洪良(左一)萧军(中间)萧红(右一)

那时的萧军在众多的社会活动余,还继续专门从事他钟爱的小说艺术,他的工作对延安的文艺发展起到了推动的起到。

可萧军那直率的性格,往往让他语出惊人,渐渐地和一些人产生了矛盾和分歧。

再加上萧军看见了一些不良现象,冲动的萧军必要上去大吵一架,但在几次冲突下,问题并没有获得解决问题。

这样萧军有了返回重庆的心思,他指出与其自己在延安影响同志们间的团结,还不如直接面对国民党,跟他们面对面的斗争远比心痛。

图丨延安时期的毛泽东

临行前,萧军专门给毛泽东写出了两封信,在信中必要向毛泽东反映,当前延安文艺界以及党的文艺工作中不存在的一些问题。

知人的毛泽东对于萧军那冲动的性格依然了解,他更加不不愿看见萧军带着不无聊的心情离开延安,经过慎重的考虑下,毛泽东挥笔给萧军写出了第一封写信给:

(摘录)萧军同志:……我因过去同你少认识,缺少了解,有些意见想同你说,又怕交浅言深,无益于你,反而引起隔阂……

但我劝你同时要留意自己一方面的某些毛病,不要绝对地看问题,要有冷静,要留意调理人我关系,要故意地强迫地省察自己的弱点,方有出路,方能“安心立命”……

图丨毛泽东讲话

萧军静静地看着毛主席给自己的回信,既有分寸适度的规劝,又有对其人格的尊崇和赞美。

这样一封情真意切的回信,和真诚沉痛地关怀,深深打动了萧军,让他在一瞬间就放弃了离开延安的打算。

当晚,萧军就到了毛泽东居住于的窑洞,开始彻夜长谈。

在听到萧军跟自己反映他和其他人对某些观点的有所不同意见,无法在《解放日报》上公开发表的不公平待遇时,毛泽东哈哈大笑:“你不是编成了一份《文艺月报》吗?《解放日报》不给你安,你不会登在《文艺月报》上吗?”

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在毛泽东的点拨下,萧军有了主意,多日来心中的不无聊被毛泽东短短的一句话一扫而空。

图丨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五日出版发行的《解放日报》

最后萧军还向毛泽东提出,由我党制订文艺政策,这让毛泽东对萧军更加赞赏。

最后毛泽东说道到:“你的建议非常好,你也别走了,老大我搜集一下文艺界各个方面的意见和情况,就当老大我的整天了!”

毛泽东真挚的友情,坦诚的态度再一次打动了萧军,面对毛泽东的沉痛劝说,萧军感觉到无以负盛情,最终决定又一次地留下来。

在这次与毛泽东的深谈后,回来了萧军就将自己手中现有的一些材料和自己那篇未能在《解放日报》上发表的文章,在《文艺月报》上重行公开发表。

毛泽东获知后,还连着写出了好几封信给这位好友。

有一天下午,萧军又回到毛泽东的住处,经过多次地交流,两个人间的关系早就不再是普通朋友,变得像熟不拘礼的老友一样平易近人。

图丨毛泽东在延安

这天,推心置腹、坦诚相见、无话不说的二人越聊越兴奋,在谈话间,毛泽东忽然对毫无准备的萧军说道:“萧军同志,你改行怎么样?”

毛泽东的建议,一时间让萧军摸不着头脑,问道:“主席期望我改行?改行干什么?”

“入党、当官!”毛泽东平静地讲出这两个词汇,饶有兴致的看着萧军说。

萧军也仔细看着毛泽东,他找到毛泽东并不像打趣的样子,连忙挂著手,一本正经地说道:“哎呦,不行,这可不行啊主席!”

萧军之后说:“斯大林原来说道过:党员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入党,我不是那块材料;当官,我也不是那块坯子。”

图丨萧军和王德芬早期合影

“我这个人自由主义、个人英雄主义太重,就像一匹野马,受不了缰绳的约束,到时候连我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我还是在党外跑跑吧!”

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萧军,突然看见毛泽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遗憾的神情,他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萧军陷入了深深地反思当中,他忽然要求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太过决然,一点余地都不出。

他心里其实也明白,自己并不是真的不想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早就将自己个人的命运同中国共产党的命运和前途,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但萧军也深刻地明白自己的脾气和秉性,他为难自己的性格,不会和具有严苛组织纪律要求的党,发生冲突,从而导致不好的影响,这才一口断然拒绝了毛泽东的邀请。

图丨萧军和王德芬一

但萧军随即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说道得这样直率是非常过分的,想到这里,萧军不好意思地对毛泽东笑笑说道:“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毛泽东看著不好意思地萧军也大笑了,轻轻地挥了杀掉说道:“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什么时候明确提出来,我们欢迎你!”

毛泽东再次挽留萧军离开延安

也就在这次彻夜长谈后,毛泽东心中就在筹划着开一个文艺座谈会的计划,以后在与文学们的聊天中,这个计划被月托了出来。

到了1942年4月,经过萧军长约八个月的调研和打算,开会座谈会的条件成熟了。

但一直大力为毛泽东搜集文艺界意见和资料的萧军却想离开延安,到延安附近各县去旅行,就不参加座谈会了。

图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1942年5月《人民日报》刊出

萧军是这样想要的:“自己的性格自己也确切,心直口快,说出又不留余地,脾气又脾气,如果参加座谈会,很可能会在一些问题上和他人的意见不一致,从而产生分歧,与其弄得不无聊,还不如过来走走,等大会开完了再回去。”

毛泽东十分理解萧军的心情,但对于朋友的意见,一向有则改为无则加勉,而且还经常主动征集,倡导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毛泽东,在这一次并不赞同萧军的想法。

他指出,有思想,有见地,敢于提出有所不同意见,态度认真负责的萧军如果不参加会议,这将是一件让人惋惜的事情。

所以,毛泽东第三次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开始劝说萧军在会议期间出游。

图丨萧军

马,在设施简陋,外出都是步行的延安极为贵重,这是中央专门为了毛泽东等最重要领导人节约时间,专门为他们配有的。

但这一次,毛泽东将自己的马让给了萧军。

面临毛泽东再次的盛情相邀和挽留,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着萧军,他最终再一次地选择留下。

5月2日,著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在杨岭中共中央办公厅大礼堂揭幕,毛泽东、朱德、贺龙、等领导人尽数参与。

毛泽东在致完开幕词后,当即建议由萧军上台第一个讲话。

果然,一切的预料都在萧军的预判中,在大会上萧军和一些代表进行了激烈而又尖锐的争辩,这样萧军再次打消了去外地实地考察的念头。

图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和大的合影

返回中,萧军将这一想法告诉他了自己的妻子,妻子王德芬也劝道:“你怎么可以在大会进到一半的时候就拦呢!这也太不通情理了,有什么意见,大可以商量着来,别骗小脾气,让毛主席一次又一次地劝说你,不实在难为情啊!”

萧军听了妻子的劝告,也回想毛主席曾劝他:要有耐心,要留意调理人我关系……等肺腑言,突然深感有些后悔,萧军也战胜了自我,选择留了下来。

5月23日,毛泽东在闭幕会上又一次作了总结性讲话,这两次发言也就是今天我们熟知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而萧军与其他人的意见,在最后都在毛泽东的总结下得到了基本的统一。

图丨晚年时期萧军和妻子王德芬

随着大会的闭幕式,萧军还是决定要走出,他请求毛主席老大自己向王震要一张通行证,在这后,萧军收到了毛泽东从杨岭来的最后一份信:

萧军同志:写信已悉,王旅长现在鄜县,俟他回去,即与他谈。此复。敬礼毛泽东五月二十五日

图丨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

毛泽东就是用这样诚挚的友谊,和开诚布公的态度,以无微不至地关爱对待萧军和所有来到延安的知识分子,才真正将他们的心留在了延安,留在了中国共产党。

检举/反馈


世茂 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